1. <th id="9coda"><option id="9coda"></option></th>

      1. <big id="9coda"></big>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今天是 2019-6-10  星期一
          首頁 學校簡介 新聞中心 曲藝課堂 視頻欣賞 校園相冊 學生資料庫 聯系我們

          商丘曲藝學校歡迎喜歡曲藝表演的中小學生

          相聲《節外生枝》
          發布日期:2010-3-12 13:33:40  查看次數:16677 次

          相聲《節外生枝》


          乙:相聲是民族藝術,這些年吶,不是太景氣。
          甲:知道相聲為什么不景氣嗎?
          乙:主要是缺少新的好作品唄。
          甲:這是你們說相聲的責任。你們為什么不向人家搞電視劇的學一學呢?
          乙:怎么學呀?
          甲:一些經典的老作品可以重新演繹呀。
          乙:這您就不懂了,經典老作品我們一直在整理,行話叫“一遍拆洗一遍新”。
          甲:“拆洗”?縫被臥呢?!“拆洗”不行,我鄭重的建議你們:把被臥撕了!
          乙:撕了?
          甲:撕了重做呀!要另起爐灶,借住經典作品的影響,演繹全新、刺激、抓人的作品。比如說,某段兒經典相聲全長10分鐘,你們可以通過演繹,搞成它每集30分鐘的長篇連續相聲。
          乙:能行嗎?
          甲:沒問題呀。
          乙:怎么弄?哎,您幫我們演繹一段成嗎?
          甲:可以呀。
          乙:那咱演繹哪段兒呢?
          甲:演繹就演繹段兒影響大的經典作品。哎,咱演繹一下《釣魚》怎么樣?知道這段兒嗎?
          乙:太熟悉了!觀眾朋友們都知道,《釣魚》是已故相聲名家高英培先生的代表作。這段兒是諷刺那些不學無術,大吹大擂的人的。
          甲:什么內容?你再跟大伙兒說說。
          乙:可以。這段相聲說的是:“二個”他媽媽看見西屋大哥每天釣魚熬魚吃,非常的羨慕,就勸“二個”他爸爸也釣魚去!岸䝼”他爸爸這人愛吹牛,說他不釣是不釣,如果釣的話,閉著眼能拿百八十條回來。結果,一連三天,每天帶一個糖餅去,一條也沒釣來。有個特別響的包袱兒:“那什么,‘二個’他媽媽,給我烙仨糖餅。今兒我多擱點兒工夫!薄啊䝼’他爸爸,你可真哏兒呀!魚呀,你是一條沒釣來,這飯量可見長!”
          甲:后來呢?
          乙:后來“二個”他爸爸釣不來魚,就到魚市上買回了魚,回到家還喊呢:“那什么,‘二個’他媽媽,快拿大木盆吶,這回我可趕上這一撥了!”結果呢,釣的魚跟買的魚不一樣,釣的有大有小,買來的魚全一般大,讓同院的姥姥給識破了,說是他買的!岸䝼”他爸爸很生氣,“二個”他媽媽趕緊打圓場,說是他釣的,釣了有二斤多。結果他惱了:“嘛玩意兒?二斤多?四斤還高高的呢!不信問去,就這樣人家掌柜的還饒了兩條呢!
          甲:再后來呢?
          乙:完了!
          甲:你剛才說的大伙兒笑了嗎?
          乙:沒怎么笑。
          甲:為什么?
          乙:為……咳!老段子,包袱兒大伙兒都知道。
          甲:問題不在于段子老,關鍵就在于你們沒演繹。要想這段兒有效果,就得重新演繹!
          乙:怎么演繹?
          甲: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增加人物,增加情節。
          乙:增加人物,增加情節?這不是節外生枝嗎。
          甲:什么叫節外生枝呀?!沒告訴你嗎,這叫另起爐灶,撕了重做,借助經典作品的影響,演繹全新、刺激、抓人的作品。
          乙:那怎么增加人物、增加情節呢?
          甲:你剛才說的那段兒有幾個主要人物?
          乙:我算算啊!岸䝼”他爸爸、“二個”他媽媽、同院的姥姥、西屋會釣魚的大哥,哎,四個主要人物。
          甲:那你就合理的增加人物。
          乙:怎么增加呀?
          甲:這還用銘思苦想嗎?有“二個”他爸爸和“二個”他媽媽了,增加一個“二個”呀!
          乙:增加“二個”?!
          甲:對呀。
          乙:增加“二個”有用嗎?
          甲:當然有用了,沒用加他干什么。
          乙:這就多出一個“二個”來了。
          甲:繼續合理的增加人物。
          乙:再增加誰呢?
          甲:動動腦筋。同院有個姥姥了,你總不能讓姥姥孤身一人吧,老太太一個人兒,那多可憐哪!
          乙:你那意思呢……再加個姥爺?
          甲:對!合理的增加人物嗎。有姥姥就得有姥爺,光棍兒姥姥多沒意思。
          乙:這就又多出一個姥爺來。
          甲:繼續增加人物。
          乙:還增加人物?還增加誰呀?
          甲:姥姥、姥爺這樣的稱呼,是外人隨便能叫的嗎?
          乙:那倒不是。
          甲:對呀!有姥姥、姥爺了,那就得有外甥啊。
          乙:哦,再加個外甥?!
          甲:外甥……禿小子多沒勁,哎,干脆,咱增加一個外甥女。
          乙:外甥女?
          甲:哎,增加一個漂亮的MM。
          乙:漂亮MM?
          甲:對,這多有賣點!按你們的行話,你還可以給外甥女這個漂亮MM“開開臉”,形容一下她長得多么好看,她那衣服穿得多么節省布料……
          乙:行了!行了!這么一小段兒相聲增加出“二個”、姥爺、外甥女三個人物來,這怎么演哪?
          甲:太笨了你!增加人物目的是把故事拉長,有了人物就能增加段子的容量,你增加情節呀。
          乙:增加什么情節呢?
          甲:增加……增加新潮時尚的情節。
          乙:什么情節新潮時尚呢?
          甲:愛情情節。
          乙:愛情情節?
          甲:哎,要爭取把《釣魚》演繹成一部大型、長篇、連續、言情相聲。
          乙:嚯!
          甲:到時候你們再演出,報幕員一上臺:各位觀眾,大家好!接下來請你欣賞大型、長篇、連續、言情相聲《釣魚》。這報幕就特火!
          乙:可是《釣魚》就是一個小故事,怎么能增加出愛情情節呢?
          甲:不是增加了個“二個”嗎?
          乙:對呀。
          甲:“二個”是個小伙子,酷畢了的小帥哥;同院姥姥的外甥女呢,一個漂亮又性感的MM。MM碰帥哥,欻欻欻!迸發出了愛情的火花一朵朵。
          乙:是?!
          甲:她們從小在一個院里長大,青梅竹馬呀。慢慢地她們就好上了!慢慢地她們就搞上了!
          乙:什么叫搞上了?
          甲:她們就搞上對象了。搞了一段時間,她們想結婚?墒撬齻兊幕槭聟s遭到了姥姥和“二個”爸爸的堅決反對。
          乙:他們為什么反對呢?
          甲:為……哎,“二個”和MM是表兄妹。
          乙:表兄妹?
          甲:對了!表兄妹。表兄妹是近親吶,《婚姻法》有規定:近親不能結婚。
          乙:他們怎么是表兄妹呢?
          甲:演繹呀!因為……因為“二個”是姥姥的孫子,“二個”他爸爸是姥姥的親生兒子。
          乙:這不象話了。
          甲:怎么不象話?
          乙:“二個”他爸爸是姥姥的親生兒子,親生母子住在一個院兒里,會愣不認識。
          甲:這還奇怪嗎?
          乙:當然奇怪了。
          甲:你演繹演繹,它就不奇怪了。因為他們母子倆已經失散多年了,是先失散后又相認的。
          乙:是?
          甲:雖然是演繹,咱也不能完全脫離原作,這里就要與原作緊密結合起來。
          乙:怎么結合起來?
          甲:原作中不是有這么一句嗎:“那什么,‘二個’他媽媽,快拿大木盆哎,這回我可趕上這一撥兒了!”
          乙:是有這么一句呀。
          甲:問題就出在這大木盆上。
          乙:出在大木盆上?
          甲:對!岸䝼”他爸爸三歲的時候,因為發大水,他和姥姥失散了。
          乙:這礙著大木盆什么事兒了?
          甲:聽我演繹呀。姥姥有好幾個孩子,這老太太有能耐,生了好幾撥兒呢。
          乙:嗐!什么叫生了好幾撥兒呀?!
          甲:一發大水,姥姥先把第一撥兒孩子,也就是“二個”他爸爸抱出來,放在大木盆上漂著,又去救其他那幾撥兒孩子。結果呢,過來一股大的洪流,把這大木盆就漂走了。這時候,可以來點兒你們相聲的“柳活兒”。
          乙:柳活兒?
          甲:(唱歌曲《小小竹排向東流》曲調)“大大木盆向東流,‘二個’爸爸在盆里頭。雄鷹展翅飛,木盆順水流。激流滾滾浪濤涌,‘二個’爸爸”被沖走,‘二個’爸爸被沖走!薄缸邮⒘。
          乙:哦,這么失散了。又怎么相認的呢?
          甲:失散以后,“二個”他爸爸一直就把大木盆帶在身邊。這回兒呢,“二個”他爸爸讓“二個”他媽媽把大木盆一拿出來,姥姥越看這大木盆越眼熟。這時候語言也要緊扣原作:“哎呀!大哥呀!你這木盆得有六斤多吧?”
          乙:不對了!不對了!原作是說魚釣了有二斤多。
          甲:演繹嗎!岸䝼”他爸爸說了:“嘛玩藝兒,六斤多?!八斤還高高的了!不信你找桿秤你約去!”
          乙:約去?
          甲:姥姥又說了:“哎呀,大哥呀,你這大木盆是哪兒來的?”“二個”他爸爸一聽難過了:“哪兒來的?(唱歌曲《媽媽的吻》曲調)在那遙遠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我那親愛的媽媽留給我個大木盆!
          乙:嗯?
          甲:(接唱)“過去的時光難忘懷,難忘懷,媽媽留給我多少盆?一個盆。盆干我臉上的淚花,盆暖我那幼小的心,媽媽的盆甜蜜的盆,叫我保存到如今”。
          乙:嘿!您別說他改的還挺恰當的。
          甲:姥姥一聽非常激動,當時熱淚盈眶:(唱周杰倫歌曲《青花瓷》曲調)“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大個木盆漂走,隔江千萬里,在盆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木盆被打撈起暈開了結局,如傳世的大木盆自顧自美麗你眼帶笑意!
          乙:嘿!他把青花瓷改成大木盆了!
          甲:隨后她們抱頭痛哭,是母子相認。
          乙:哎呀!你可真能瞎編吶!
          甲:什么叫瞎編吶?這是演繹。你看,她們母子相認了,“二個”他爸爸是姥姥的兒子,“二個”呢就是姥姥的孫子,漂亮MM是姥姥的外甥女。表兄妹結婚哪兒成啊,所以呢,一家人不同意她們倆的婚事。
          乙:那是不能同意。
          甲:兩個年輕人深深的相愛,卻不能夠白頭到老,她們非常痛苦,這真應了那句老話了:有情人難成紅薯啊。
          乙:紅薯?還白薯呢?!那是“有情人難成眷屬!
          甲:甭管什么薯了,總之吧,她們倆非常難過。
          乙:那怎么辦呢?
          甲:這時候就需要繼續演繹,深化愛情主題。
          乙:怎么深化?
          甲:故事突然出現了轉折,用你們相聲的術語叫“出乎意料之外,合乎情理之中”,有一個人堅決支持她們結婚。
          乙:誰呀?
          甲:“二個”他媽媽。
          乙:“二個”他媽媽?她為什么支持呢?
          甲:“二個”他媽媽說了:“我呀,同意她們結婚。我證明,她們不是近親。實話跟你們說了吧,‘二個’不是‘二個’他爸爸的親生兒子!䝼’呀,是我和‘西屋釣魚大哥’生的!
          乙:哎……?!您等等吧,這不亂套了嗎?
          甲:什么叫亂套?你這人吶思想太保守了。你讓大伙兒說說,人家現在好些電視劇不全都是這么“亂著”演嗎。
          乙:對,對,對,這倒是。
          甲:可話又說回來了,演繹歸演繹,這一點咱也要緊密結合原作。
          乙:這怎么結合原作呀?
          甲:一上來你不是說了嗎,相聲里有個特別響的包袱兒:“那什么,‘二個’他媽媽,給我烙仨糖餅!
          乙:對呀。
          甲:問題就出在糖餅上。
          乙:這跟糖餅有什么聯系呀?
          甲:你以為“二個”他媽媽真的只是羨慕西屋大哥會釣魚呀?
          乙:不是嗎?
          甲:那是表面的。
          乙:表面的?!
          甲:羨慕是假的,愛慕才是真的呢。
          乙:是?
          甲:“二個”他媽媽看“西屋大哥”會釣魚,就喜歡上他了。
          乙:噢。
          甲:“西屋大哥”一出去釣魚,“二個”他媽媽就偷偷的給他烙糖餅。
          乙:也給他烙?
          甲:不但是烙,而且一烙就是四個。
          乙:四個?!
          甲:“西屋大哥”為什么能釣來魚?他有絕招!
          乙:什么絕招?
          甲:到了河邊,四個糖餅,“西屋大哥”吃一個,那兩個掰碎了扔進河里往跟前招引魚,另外一個糖餅當魚餌。魚游過來圍著吃糖餅這工夫,“西屋大哥”把糖餅掛到魚鉤上就甩到河里去了。趕上哪個魚眼神兒不好,觀察不仔細,咬了魚鉤上的糖餅,他一拉,哎,魚就釣上來了。
          乙:哦,“西屋大哥”釣那魚是糖餅引來的呀?!
          甲:對了,要不他每天都能釣來呢。為什么“二個”他爸爸釣不來魚?
          乙:為什么?
          甲:這個傻老爺們兒讒吶!光知道自己吃糖餅了,扔糖餅招引魚這招兒他不會呀!
          乙:嘿!他怎么琢磨來著。
          甲:也不光是不會這招兒,“二個”他爸爸釣不來魚,還有原因呢。
          乙:還有什么原因?
          甲:“二個”他爸爸到河邊釣了幾天魚?
          乙:兩天哪。
          甲:釣來了嗎?
          乙:沒釣來。
          甲:為什么沒釣來?
          乙:沒那本事唄。
          甲:不對。
          乙:不對?
          甲:你想想,每次他釣完回來,“二個”他媽媽問他,他是怎么回答的?
          乙:第一天他說:“釣嘛呀!別提啦,咱去晚啦!我到那兒一看吶,好家伙,這撥兒過去啦!
          甲:實話。
          乙:實話?
          甲:那天那撥兒就是過去了。第二天呢?
          乙:第二天他又說:“釣嘛呀!別提啦,到那兒還真趕上這撥兒啦,我呀下好竿兒啦,來了幾個小孩兒洗澡,噼里啪啦一撲通,沒啦!
          甲:原因就在這里。那幾個洗澡的小孩兒,是“西屋大哥”派去的。
          乙:?!他派去的。
          甲:對嘍!“西屋大哥”為了樹立他能釣來魚的高大形象,博得“二個”他媽媽的歡欣,也是為了達到敗壞“二個”他爸爸形象的目的,蓄意破壞,安排了幾個小孩兒去洗澡,噼里啪啦一撲通,魚全沒了。
          乙:沒聽說過。
          甲:愛情加矛盾,里邊還攙雜著情敵之間的明爭暗斗,多抓人吶!烙糖餅這段兒,可以叫《釣魚高手的糖餅情緣》,你們可以單獨當一塊活使。
          乙:使什么呀?!你越演繹跟原作越遠了。
          甲:沒關系,咱再想法結合結合。
          乙:怎么結合?
          甲:“二個”他爸爸知道了她們倆的事以后非常難過:“‘二個’他媽媽,你可真哏呀!河里的咸帶魚我是一條沒釣來,可我就納了悶了,家里的美人魚怎么還讓人家給釣走了呢?”
          乙:嗯?!
          甲:“這真是‘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吶!唉!怪不得《詩經》有云吶——”
          乙:詩經是怎么說的?
          甲:“‘關關雎鳩,在河釣魚,窈窕淑女,糖餅出問題’了!”
          乙:嗐!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呀?!
          甲:哎,言情相聲,新潮!準火!
          乙:您先別火了!你忘了一個人物,新增加的姥爺怎么辦?
          甲:姥爺?咳,沒關系,大型長篇連續言情相聲嗎,姥爺是個小配角兒,怎么處理都行。實在沒什么用,在剛開始的時候,說他得了急病,把他說死就行。
          乙:說死就行?!你這倒干脆呀?!
          甲:你沒看見人家電視連續劇呀,編多了的人物,前幾集就把他演死。
          乙:?!別價!相聲是逗樂的,把他說死算怎么回事呀?
          甲:不合適嗎?
          乙:當然了。
          甲:那就再演繹演繹,來段兒歡快的。姥爺一聽他們家、他們院這么亂套非常生氣,可把老頭氣壞了,把姥姥、“二個”他爸爸、“二個”他媽媽、“二個”、外甥女,還有西屋大哥叫到一塊兒,讓他們站好了隊:“哎呀,你們這不打镲嗎!叫我說你們嘛好呢?!我……我(唱周杰倫歌曲《雙節棍》曲調)我只用雙節棍,哼哼哈兮!打你們一頓雙節棍,哼哼哈兮!”
          乙:去你的吧!
          甲:哎,我說,這段經典作品,經過我這么一演繹,你感覺怎么樣?
          乙:大手筆!絕對大手筆!別說,就您這么一演繹呀,可以用四個大字來評價。
          甲:戲中有戲?
          乙:什嘛玩意?!
          友情鏈接: MG開戶中國曲藝網河洛演藝中國快板網商丘曲藝學校博客華商創想網絡

          Copyright © 2008 sqqu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商丘曲藝學校
          學校地址:河南省商丘市凱旋路長城大廈二樓 電話:15537056355 郵箱:yonggan0370@sina.com
          技術支持:華商創想網絡

          WWW.363NN.COM